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 惟本经主大风在皮肤中如麻豆苦痒、除寒热结,则惟去穣核之枳壳为宜。先以水五合,着铜器中,去火三寸,煎沸便下,着生土上,沸止,又上水五合,如此九上九下。

然则用女贞者,当知苦平非温补之品,而功与温补埒内容:卫矛以甄权破陈血落胎,与日华子通月经破症结两说按之,自属善败恶血,故和剂局方用以治产后败血。 又于木甑内蒸之,上覆以净黄土,一日夜熟出,阴干,捣末,以麦饮,或酒服三钱匕,日三。

 此药惟下脓宿结,不令儿利,须禁食毒物。 至初冬,则州发丁夫,遣人监视取之。

细细咽汁,瘥内容:\r款冬花\ph183.bmp\r,出常山山谷及上党水旁,今关中亦有之。叶似荏,方茎白华,华生节间。

秋采根,于长流水洗过,日晒为干姜。 昔有人患此病,三年不瘥,深以为恨,临终戒其家人,吾死后,当剖去病本,果得虫,置于竹节中,每所食,皆饲之,因食地黄,亦与之,随即坏烂,由此得方。

相火不治,君火何能独治。 根末将尽,一魁末发苗,小圆如乌梅者,黑三棱也。

Leave a Reply